客服热线:

新冠肺炎疫情的警示 公共卫生的短板怎么补

2020-05-22 12:01来源:保健品招商
核心摘要:5月20日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首场“委员通道”中,首个问题就是聚焦如何完善国家公共卫生体系;在34个以农工党中央名义拟提交的提案中,关于构建现代化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提案排在了第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为本届全国人大会议准备了30个建议,其中约一半跟疫情有关,有关公共卫生的建议,他一口气写了5000多字……2020年全国两会上,有关疫情的话题,一开始就成了热点。许多代表、委员聚焦如何补上公共

在5月20日举行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的第一个“委员会渠道”中,第一个问题是如何改善国家公共卫生系统。

在以农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名义提交的34项提案中,建立现代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提案排在第一位。

全国人大代表周宏宇为本届全国人大会议准备了30个提案,其中约有一半与疫情有关。他一口气写了5000多字关于公共健康的建议...

疫情这个话题从2020年两会一开始就成为热门话题。许多代表和成员集中讨论了如何弥补公共卫生委员会的不足,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公共卫生机构"分部"

今年1月以来,NPC医院副院长、华西医院院长李伟民几乎没有停止过工作。华西医院团队首先帮助武汉,然后派专家到意大利等国家和地区寻求支持。当黑龙江面临来自海外的压力时,他们再次来到绥芬河...

他说,这一流行病暴露了中国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几个缺点,其中之一就是预防和治疗相分离。

李伟民说,所有的综合医院都有预防保健部门,但实际上它们的职能越来越弱。"同时,传染病医院的综合治疗能力不足."在这种流行病中,许多新患肺炎的病人患有各种基本疾病,传染病医院很难处理这些疾病。

一些公共卫生机构也显示了防止和治疗分离的“部分家庭”现象。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教授、北京市丰台区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昊说,虽然疾控部门的科研能力比以前有所提高,但在与人打交道和做好社区基础卫生工作方面却不如以前。特别是接种疫苗后,艾滋病、结核病、慢性病等疾病的防治逐渐向社会下沉,疾病控制部门开始承担检查和指导的任务,“但如何检查和如何做技术指导却没有实践”

对于预防和治疗分离的短板,李伟民建议可以通过依靠大型综合医院建立公共卫生中心来实现平战结合。

在社区一级,吴昊建议,为了实现正常的防疫,疾病控制部门平时应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合作。“在没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疾病控制人员从事慢性病预防、健康知识普及等工作,与普通人打交道,增加基层社区防控经验。”

农业劳动党中央在《关于建立适应重大疫情防控和应急管理需要的现代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建议》中还提出,公共卫生服务和医疗服务要无缝衔接、高效协调,完善联防联控、防控结合、群防群治的工作机制,夯实公共卫生体系基础。

有关部门已经开始围绕上述问题采取行动。两会前夕,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等联合发布了《公共卫生防治能力建设规划》根据规划,各地将按照适度超前的规划布局,重点改善一所县级医院(含县级中医医院)的基础设施条件,提高县级医院治疗传染病的能力。

计划还提出,根据人口规模、辐射面积和防疫控制压力,结合国家应急队伍建设,在各省建立1-3个重大疫情处理基地。

“你做得越好,越不显眼”

担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10多年的吴昊认为,与医疗服务的发展相比,近年来公共卫生服务总体上有所进步,但在某些方面有所下降。

“每一次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都会引起社会对公共卫生的关注,但现实情况是,预防是锦上添花,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取得成效。公共卫生工作做得越好,就越不引人注目。”吴昊说道。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宏宇列举的数据显示,我国公共卫生支出占医疗卫生总支出的比重逐年下降,公共卫生专业人才短缺。疾病控制机构的卫生人员占全国卫生人员总数的比例从2009年的2.53%下降到目前的1.53%。

作为回应,农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在其提案中提议,财政资金应大量倾斜到公共卫生部门。“十四五”期间,公共卫生投资增长率达到卫生投资增长率的两倍以上。

这一流行病也暴露了科学研究的缺陷。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力表示,由于P3实验室数量少,在疫情期间,“一个实验室里要进行数十甚至数百个实验”。

与此同时,张伯力也注意到,疫情早期分配给武汉的检测试剂盒明显不足。“有一段时间,每天只有200套,但后来增加到1000套,但远远不够。”

“需要修订和改进防疫战略物资的储存和分配制度。”张博利在接受《中国青年报》和中国Youth记者采访时说。

令人欣慰的是,三部委刚刚发布的《公共卫生预防、控制和治疗能力建设规划》提出,未来中国各省至少有一个达到P3水平的实验室,各地级市至少有一个达到P2水平的实验室,具备实施传染病病原体、健康危害因素和国家卫生标准所需的检验和检测能力。

[/s2/][特大城市面临的挑战/S2/]

全国人大代表、成都市市长 罗强表示,新一轮的皇冠肺炎疫情是对成都市医疗卫生体系发展成果的一次重大考验和全面考验。虽然取得了阶段性的重要成就,但医疗卫生体系建设中的许多问题和不足也暴露出来。“幸运的是,近年来,成都15分钟公共服务圈不断发展,新增了大量三级医院和治疗床,有效提高了医疗救治能力,为抵御国内外疫情的输入压力奠定了坚实基础。”罗强说。

为此,成都加快了一系列硬核措施的出台。例如,到2020年,该市的救护车数量将从目前的280辆短板增加到400多辆,人均应急救援设备份额较低。

[不仅是城市,还有医院。全国人大代表、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表示,苏州大学的每所附属医院每年至少进行一次培训和应急演练,不仅是为了应对公共卫生事件,也是为了应对核辐射。可以说,我们仍然准备应对重大突发事件。

“但是,面对像新发肺炎这样的大规模公共卫生事件,我们觉得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应急机制建设。”熊思东说。

“过去,人们给人的印象是突发事件的发生概率很低,应急系统是一个备用系统,但在未来,注重平时将成为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新常态。”

/h/]中国青年报,中国记者王欣欣,朱,刘士信,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唐灵胶囊官方旗舰店

上一篇:

除螨仪居然不是智商税!可是用完过敏加重了怎么破?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