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28岁年轻男子,半夜腹痛难忍,医生说,除了开刀,没有别的办法!

2020-07-20 18:20来源:保健品招商
核心摘要:凌晨2点,我被电话吵醒。 急诊科老马催我,说有个腹痛、休克的病人,赶紧下来看看。听他语气很急迫,我也没有废话,问他找外科了没有。 老马说找了胃肠外科,他们医生在赶来的路上,我看病人生命征不稳,想着还是叫上你们比较好。 我挂了电话后,披上白大褂,就奔向急诊。 我赶到急诊抢救室时,胃肠外科徐医生已经到了

凌晨两点,我被电话吵醒了。 

急诊部的老马催促我下来看看一个腹痛和休克的病人。听他语气很急,我也没有废话,请他找手术。 

老马说他找到了胃肠手术,他们的医生已经在路上了。我看到病人的生命体征不稳定,所以我想最好给你打电话。 

挂了电话后,我穿上白大褂,向急诊室跑去。 

当我到达急诊室时,胃肠外科的徐医生已经到达现场。

他在询问病人的情况。老马正在告诉他他的病情,所以我绕过救援车,仔细观察了病人。 

28岁男子,半夜突然腹痛,本想忍忍就过去了,没想到疼痛愈演愈烈,直不起腰,他妻子看到他痛的直冒冷汗,慌乱下打了120送来我院。 75901595239229689一名28岁的男子在半夜突然腹痛。他想忍受,然后就去世了。他没想到疼痛会加重,他站不起来。他的妻子看到他疼得冒汗,慌慌张张打了120,把它送到了我们医院。 

我看到病人皱着眉头,痛苦地躺在床上,蜷缩着双脚,脸色有点苍白,但他的头脑很清楚。当老马问他问题时,他能准确地回答。 

我瞥了一眼床边的心电监护仪。心率为110次/分钟,血压为90/50毫米汞柱。

他的血压显然很低。在这样痛苦的情况下,血压应该很高,但此时血压很低,表明它已经处于休克状态。 

老马和徐医生在交流病情,我靠近病人,示意他平躺着,然后轻轻按了按他肚子,他登时哇的一声叫了起来,显然很痛。 他妻子就在旁边,紧紧握住病人的手,安慰他说别怕,医生再给你检查呢。 痛了多久了,我轻声问病人。 前后有2个小时了。他妻子抢先回答我。 老马和徐医生见我开始给病人查体,也凑了过来。 老马跟我说,刚刚拿到腹部平片的结果,就是个胃肠穿孔! 26161595239229904马拉多纳和徐医生正在交流他们的病情。我走近病人,示意他仰卧,然后轻轻地按下他的肚子。他大叫一声,显然很痛苦。他的妻子紧挨着他,紧紧地握着病人的手,安慰他说不要害怕,医生会再给你检查的。疼了多久了?我轻声问病人。已经两个小时了。他妻子先回答了我。马拉多纳和许医生看到我开始给病人检查,便聚在一起。马拉多纳告诉我,腹部平片的结果只是肠胃穿孔!

哦,那样的话,诊断是清楚的。接下来,就看许博士和他们的了。

我看着徐博士说道。许医生比我早两年来医院,我们经常互相打交道,因为有些复杂的外科病人在手术后被送到重症监护室进行监护,他们来来去去都很熟悉。 

徐医生接过护士递过来的胶卷,看了看。这是隔膜下自由气体的影子。这是胃肠穿孔的有力证据!正常情况下,腹腔内不应有气体,但胃肠道内可能有气体。如果胃肠道破裂并穿孔,气体将游入腹腔,气体将上升,因此腹腔中的气体将积聚在膈下。这时,在腹部平片上可以看到膈下游离气体的阴影。结合老马之前询问的患者信息,可以更确定是急性胃肠穿孔。 

这位病人几年前就有“胃炎”的病史,而且经常“胃痛”。他还服用了一些药物,如奥美拉唑,但不定期使用。他没有认真看过医生,也没有做过胃镜。然而,经过询问,可以大致知道病人实际上患有胃溃疡或十二指肠溃疡,因为他有慢性复发性腹痛,有时有反酸和打嗝。无论是胃溃疡还是十二指肠溃疡,一旦溃疡严重,可能会破裂穿孔,然后胃液会扩散到腹腔,整个腹腔都会发生弥漫性腹膜炎,表现为严重的腹痛和呕吐。 

就像病人的胃现在不能被触摸,因为它很痛。如果他稍微用力一点,他会受不了的。这叫做腹肌紧张,压痛是明显的。虽然胃肠穿孔和急性腹膜炎的诊断是明确的,但目前血压并不好,有休克的迹象,这可能是由急性腹膜炎和严重感染引起的疼痛或脓毒性休克引起的。

我说了。抗休克的时候还是要尽快手术的,你说呢,徐医生?

我向许博士征求意见。手术后如有必要,请回到我们部门进行监督。我们只有一张床。我先声明一下。

 徐医生点点头,表示同意我的观点,他说必须先做手术,除非穿孔问题得到解决,否则保守治疗肯定行不通。

他讲完后,瞥了一眼病人的妻子。显然,他告诉我这句话不仅是为了病人,也是为了他们的家人。

病人的妻子很着急,说可能是肾结石引起的疼痛。他以前做过b超,看到过肾结石。前年,他的叔叔患了肾结石。 

老马朝她摆摆手,说不像肾结石,刚刚我们的B超也看了,没看到明显的肾结石,再说,我们刚刚给他检查了肾脏,肾脏区域没有叩击痛,尿常规也是好的,不关肾脏的事。 病人妻子还是不放心,说那好端端的怎么会胃肠穿孔了呢。31381595239230013老马向她挥手,说这不像肾结石。刚才我们的b超也看到了,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明显的肾结石。另外,我们刚刚检查了他的肾脏,肾脏区域没有叩诊疼痛。尿常规也很好,而且与肾脏无关。病人的妻子仍然不放心,说胃和肠是如何穿孔的。

徐医生说你丈夫以前可能有胃溃疡,但他从来没有治疗过。如果溃疡很严重,他可能随时会穿孔。一旦穿孔,他现在就像这样,我们的腹部平片清楚地表明它是穿孔的。你真的需要手术吗?她目光犹豫地看着我们。

手术的风险高吗?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她轻声问道。 

徐博士说,“没人能这么说。不动手术绝对不可能有胃肠穿孔。手术缝合穿孔是绝对必要的。但是你认为这次行动有什么风险吗?肯定有风险。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但与疾病本身相比,做手术肯定更好。

徐博士开始不耐烦了。做还是不做,她低下头,轻声问病人。 

病人闭上眼睛,把眉毛拧成一团,点点头,吐出两个字,然后照做。但是..

有必要先弄清楚。许医生说你丈夫现在血压不好,所以肯定有手术的风险。当你去我们部门的时候,我们需要沟通手术的细节并详细签字。病人的妻子咬着嘴唇,点点头。 

我告诉许医生我们应该先做手术,看看手术过程中怎么样。我们的床对你来说是空的。 

那天晚上,我大约凌晨3点进入手术室,大约早上6点出来,手术不是很顺利。徐医生说胃窦处有一个小裂口,约0.5×0.5厘米,整个腹腔布满了脓苔。手术中结扎并缝合了破裂处。难怪血压不好,感染严重,还有脓毒性休克。手术后进入重症监护室。 

当我出来的时候,我的血压仍然偏低,用小剂量的抗高血压药物维持,收缩压约为80-90毫微克。

我跟病人老婆说,手术虽然做完了,但病情还是危重的,得观察治疗。 进来后我拼命给他补液扩容,然后用上强效抗生素,泰能。还好,等到8点钟交班时,血压稳定一些,收缩压能提升到110mmHg,升压药的剂量有所下调。尿量也出来了。 尿量出来就是一个好信号。病情危重、休克的病人往往是没尿的,因为休克后全身血容量是不够用的,机体为了满足大脑和心脏的血供,会选择性牺牲掉一部分器官,所谓弃卒保帅,肾脏和皮肤首当其冲。所以休克的病人皮肤很凉,会没尿。97311595239230147我告诉病人的妻子,虽然手术已经完成,但她的情况仍然很危急,她需要观察和治疗。当我进来的时候,我尽我最大的努力补充水分并扩大他的容量,然后我使用了一种强力抗生素,泰诺。幸运的是,当轮班在8点开始时,血压稳定了,收缩压可以提高到110毫微克,抗高血压药物的剂量降低了。尿量也出来了。尿液输出是一个很好的信号。处于危险期和休克期的病人通常没有尿,因为休克后全身的血容量不够。为了满足大脑和心脏的血液供应,身体会选择性地牺牲一些器官。所谓放弃死亡和保持英俊,肾脏和皮肤首当其冲。因此,休克病人的皮肤很冷,他们不会排尿。

下午,病人被苏醒麻醉,他的意识变得清晰,血压变得稳定。成功摘下呼吸机并取出气管导管。第二天,他回到胃肠外科继续治疗。在转院的那天,病人微笑着对我说,谢谢,谢谢。你真好。然而,我不想再来重症监护室了,这太令人沮丧了。我说,这很令人沮丧。如果你下次回来,我给你放点音乐。他笑了,是个乐观的人。前天的疼痛让他说不出话来。这时,他复活了。 

PS:胃溃疡和十二指肠溃疡非常常见,但现在很少需要手术治疗,因为我们有很好的药物来治疗它们,比如上面提到的奥美拉唑,只要我们坚持服用医生开的药物,胃溃疡很少会穿孔。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痰”是怎样产生的?为什么咳嗽会有痰?

上一篇:

患者术后出现躁狂、乱语,法院判定医院有错,带给我们什么教训?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